探尋社會融資總量的隐秘構成

發佈: 台北融資公司 2011/3/31 下午 04:36:19 | 分類:融資 | 點擊:

 10年前,銀行貸款占據中國經濟融資主體,而現在,社會融資總量已經是同期貸款增量的兩倍。貨幣需求偏離單一銀行體系,導緻廣義貨幣供應量M2“指針失靈”。央行有關部門已經就編制社會融資總量召開了多次會議,相當一部分表外項目将納入融資規模,實現表外項目表内化。貨幣供應量統計口徑或需擴大至更廣義貨幣供應量,即實體經濟從金融體系獲得的全部資金總額,以此反映我國融資結構的變化。

  這個目標的實現是有挑戰性的,它帶來了一系列值得推敲的問題。有一個數據值得關注:截至3月21日,深滬兩市融資融券餘額共計192.35億元。按照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的定義,社會融資總量=人民幣各項貸款+外幣各項貸款+委托貸款+信托貸款+銀行承兌彙票+企業債券+非金融企業股票+保險公司賠償+保險公司投資性房地産+其他,依此表述,融資融券尚未被明确劃分進去,追根溯源的話,融資融券可能更适合計入貸款口徑。倉單抵押貸款、保單抵押貸款亦如此,兩者僅是抵押物的不同,均應被納入社會融資總量統計口徑。

  值得商榷的還有對“保險公司投資性房地産”的統計。按照險資投資不動産10%的上限以及“三不準投”警戒線,從整體來看,保險公司投資性房地産在社會融資總量中的占比有限,如果保險公司投資性房地産應該計入總量,那麽其他類型的金融企業是否也應該計入?

  需要考慮加入總量統計的似乎還不少。目前央行統計的信托貸款隻包括資金信托,除此之外的動産信托、不動産信托、有價證券信托等并未納入統計範圍。債券融資也隻含企業債,地方政府債沒有被計入融資總量。如果小額貸款公司被統計進總量,那麽擔保公司、典當行、消費金融公司以及國内貿易信用證和保函,是否也應當納入融資總量?

Tag:融資
相關文章:
推薦文章